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邱玉林:我对养壶的理解

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邱玉林《我对养壶的理解》

茶壶是吃茶的用具,为什么要将使用过程称之为养壶,养壶又有哪些意义呢?这个问题玩壶的人都知道。我在这里讲养壶,可能不自量力,在瞎扯,我想每个人对某一件事的理解,可能会有不同的见解和想法,我理解的养壶可能和其他人不一样。

养壶的出现,可能伴随着壶的诞生已开始,也可当作是一种艺术创作行为,因为壶在使用过程中会产生一种艺术创作行为,因为壶在使用过程中会产生一些美妙的视觉变化,这些变化早先不是用壶人刻意去做的事,是一种使用中的必然现象,后来使用者认识了养壶的价值才刻意去养壶。
养壶图片最初使用茶壶大致是泡茶中茶汁(茶水)沾粘在茶壶表面,留下了茶垢,这茶垢影响了壶的视觉效果,感到脏污不舒服,这就要用手去摸擦,抹布去清洁,若经常对壶进行抚擦、擦洗,茶壶的表面增加了光亮,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对茶壶表面进行磨平填补的加工,相当于精细抛光,久而久之,茶壶表面就发生了质的变化,这一变化过程即是养壶的过程,养壶的结果,壶面出现了包浆,改变了壶的外观效果。

在一般常识中凡是毛糙的东西通过使用都会变光,凡是光亮的东西使用都会变毛糙,如毛糙的石锁,经常玩弄会变光滑,眼镜的镜片经常洁净揩擦会变模糊,紫砂壶就是利用了这样的光毛变化道理,将粗糙的壶面通过徒手把玩、清洁保养变成了光亮可鉴、神化通灵之质,这就是养壶的成就。

养壶养出光亮还不足以证明壶已养好了,壶养的好坏要看包浆质感,我将包浆分为茶质包浆、活性包浆和混合包浆三种。

所谓茶质包浆是指经常用茶汁浇倒在壶上,再用毛巾(布)擦,使茶汁中的茶碱与壶的表面(硅酸盐)结晶体在自然空气中产生氧化反应,形成了一层非壶本质物质的物质,这层物质称为包浆,茶质包浆改变了壶的本来面貌,使之壶的质感显得深沉光鲜,较原来壶貌的形、神、气都得到了进一步的改观,足以令人刮目相见,甚至不信还是原来那把壶。

活性包浆,这是一种古老而人性、人情化的把玩养壶手法,即养壶与养生相结合的做法。壶最早的用法是当杯子用的,没人一款随手把玩使用,即使在茶馆,也是一人一壶,只有少许讲究茶道的人才配套茶盅使用。茶壶捧在手中,特别是在冬天一壶热茶,手心手指皆温暖。壶在手中把玩,手指末梢神经得到了锻炼,壶与掌中劳宫穴触摸刺激,可以提神醒脑,心情舒畅,理肠胃,脾土中的水湿气化带动气息运行(劳宫穴是手掌段总神经、总动脉)故此手持茶壶使用,起到了健身之目的,同时也起着养壶的作用。

用手养壶是以其手上的酸性油脂,汗质湿气与壶表面的本质晶体(硅酸盐结晶体)在自然空气中产生氧化反应,在壶表面形成了一层非壶本质的物质,这种物质称为活性包浆,这是因为人是活体的,在包浆物质变化中是活体物质形成的变化,这种变化具有活性因子,所以人看了这种具有活性生命力的包浆,就会感到壶有一种非凡的灵性,具有了生命气场的活力和灵气,壶与人就有一种默契的感应和响应,壶的精、气、神便能融入身心,使你愉悦,爱不释手,这也许是众多养壶者心血育“儿”倾心之处和回报所得,这种物与心灵的沟通只有养壶人才能悉知,也只有养壶人才能感到那种无穷的另类“人性”天伦之乐。

“混合包浆”即是茶质包浆与活性包浆的混合手法产生的包浆,这种包浆既有茶质的物性,又有人灵的活性效果,也独有神韵,总之不论何种包浆,都能改善壶的面貌,能使壶更完美、更有魅力。茶壶的完美一生,艺术家创造了壶样,做壶人提供了壶身,养壶人用心血赋予了壶新的“生命”,养壶人的成就之处,就是将“丑小鸭”变成了“白雪公主”,与制壶人一起共同为壶艺“成仙”创造了今天,也创造了未来。
养壶的图片壶的包浆不是讲用心去养就一定会养出好效果,还有一些壶很难养出好的包浆,原因是多个方面的。

一种壶是烧成温度低,壶没有“水色”,壶质结晶不好,养出来的壶光质暗淡、虚弱无力;一种壶是烧成过度,壶的表面气化发泡,表面凹凸不平,光线反射不规则,视觉不和润。

一种是表面制作时光功功夫、功力不到,分子结构排列不匀,不紧密,养出来的壶不亮不够,光质无力,一般养不出好包浆,一种是壶泥颗粒太细,壶面太光,表面过度瓷化结晶,该壶虽比较好养,几天就养好了,但缺少紫砂特有的砂型光质,光线浮滑、光质刺眼,没有情感。

还有一种壶质颗粒太粗,这种包浆光线偏光散射,柔和不够。还有一种壶是烧成后经过抛光加工,因壶表面的分子结构遭到破坏,不易养出包浆,即使有包浆其光泽也不活晰,失去了壶本质的味道。总之,养壶有技巧,选壶也有学问,茶壶能有今天,少不了养壶人的一份功劳。一把好壶如果不用、不养,仅仅是一把枯燥没有生命力的看壶,壶只有通过使用和玩养,才能使壶得以滋润,焕发青春,具有生命活力,壶才能讨人宠爱。

本文摘自《说壶求道-壶艺探索》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邱玉林编著

作者: 今风古韵

今风古韵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